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深度」从明星公司到大规模欠薪,柔宇科技经历了什么?

时间:2022-11-28 00:25:30 | 浏览:1168

记者|陆柯言 徐诗琪冲击科创板IPO失败将近一年后,柔宇迎来了从未有过的艰难时刻。12月8日,据财新报道,柔宇近期陷入了资金困境,已大规模暂停发放员工薪资。多名柔宇员工9月薪资仅部分发放,10月的薪资则全额暂停发放。另有多名柔宇科技供应商

记者|陆柯言 徐诗琪

冲击科创板IPO失败将近一年后,柔宇迎来了从未有过的艰难时刻。

12月8日,据财新报道,柔宇近期陷入了资金困境,已大规模暂停发放员工薪资。多名柔宇员工9月薪资仅部分发放,10月的薪资则全额暂停发放。

另有多名柔宇科技供应商向界面新闻确认,柔宇目前仍有大量货款拖欠。

本月,一位匿名用户在知乎上爆料称,柔宇从今年10月开始拖欠全员薪酬,9月只发40%薪资。在11月30日举办的员工大会上,柔宇CEO刘自鸿对员工坦陈了目前的资金现状,并称两次IPO失败都有外因。

他提到:“新一轮融资有可能12月到,也可能1月到。除此之外,还说马斯克失败了很多次才创立了特斯拉,柔宇现在只是经历了小小的挫折”。

一位柔宇员工向界面新闻确认了上述爆料的真实性。他表示,自从冲击科创板失败后,公司财政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但“对外仍然展示出资金充裕的一面”。目前,柔宇官网仍有数十个岗位在招人,招聘简章最新更新时间在12月8日。

12月8日,刘自鸿在朋友圈发文称:‘其实,谁都有过不容易。在人生至暗时刻,也不要指望雪中送炭,唯一能做的是,坚持到底,永不言弃。”

针对目前的欠薪情况,多家媒体引述柔宇内部人士回应称:“当前公司正常运营,员工情绪稳定,都在正常工作。公司给欠薪员工承诺了相应的现金补偿和期权补偿。”

但前述柔宇员工向界面新闻表示,“不再相信公司画饼”,如果工资一直拖欠,将采取维权措施。

全柔性屏幕制造商柔宇科技曾是资本的宠儿,其宣称创新开发的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技术一度被称为是打破三星垄断的“国产之光”。然而,在不断融资的同时,柔宇却始终难以盈利,其技术独创性和量产能力也开始广遭质疑,甚至被打上了“PPT公司”的标签。

过去两年里,柔宇曾两度冲击IPO,但最后都未能成功。直到今天,柔宇资金链的问题彻底暴露在公众眼前。

这家明星公司经历了什么?

资金困境

天眼查信息显示,柔宇最后一笔融资发生在2019年四季度,融资3亿美元,估值60亿美元。此后,柔宇再也没有公开可查的融资。

上述柔宇前员工向界面新闻透露,柔宇资金紧张是长时间存在的现象。从2018年起,年终奖就存在推迟或者未发放的情况,公司福利也开始随之减少。此前工资发放一直正常,但从今年10月开始,工资也发不出来了。整个过程中,有部分员工陆续离职。

从柔宇招股书中也可一窥其财务状况的紧张。2019年下半年,为满足公司临时性短期资金需求,刘自鸿、余晓军、樊俊超等高管自掏腰包,向公司拆借216万元“救急”,但在上市前公司已经将这笔款项偿还。

科创板上市失败后,柔宇资金缺口变得更加严重。界面新闻发现,由于拖欠供应商货款,今年10月,柔宇科技及其CEO刘自鸿曾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限制消费令。

判决文书显示,因柔宇科技在一桩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中,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执行申请人为上海宝冶集团有限公司。执行标的为95031376元,将近1亿元人民币。

柔宇科技与上海宝冶集团的交集发生在五年前。2016年12月,上海宝冶集团中标深圳柔宇类6代柔性显示屏生产线项目施工总承包工程。据上海宝冶集团官网信息,这是全球首条类6代显示屏生产线,项目工程总建筑面积约351379.23平方米,工期为430日历天,该集团主要承包厂房建设。

这条类6代显示屏生产线在2018年正式点亮投产。当时柔宇对外宣称,该生产线满产规模超过每年5000万片柔性显示屏,可支持大量行业应用,并已与国内外行业伙伴展开广泛合作。

但从柔宇此前向上交所递交的招股书来看,2018-2020年上半年,柔宇“全柔性显示屏”的产量仅为7748片、314036片、48563片,生产线产能并不符合预期。

目前,柔宇科技及刘自鸿的名字已经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中剔除。但柔宇的资金困境仍然难解。至少从目前来看,柔宇已经很难再“造血”。

柔宇对外宣称,公司采用To B和To C两种不同的商业模式。To B领域,柔宇拥有LV、空客、中兴等客户,为其提供柔性屏产品;To C方面则推出了Rowrite手写本、折叠屏手机、头显等产品,并在线上、线下销售。

但从目前来看,上述客户与柔宇已长时间无合作进展。To C方面,柔宇在全国的唯一直营门店深圳机场店已撤销。界面新闻联系到的一位地方经销商也表示,目前已不代理柔宇产品。

两次上市失败

柔宇一直在寻求IPO,但却频频遇阻。

据彭博报道,2020年初,柔宇科技就已悄悄提交美国IPO申请,以筹集约10亿美元,但这一计划最终搁浅。对于美股该计划中止的原因,刘自鸿对内部员工的解释是疫情冲击。

放弃美股上市后,柔宇又在去年年末转战了科创板。招股书显示,本轮IPO拟募资144.34亿元,募资金额极高。

一位柔宇员工表示,公司内部对此次上市极为谨慎,一直在密切关注监管动向,并保持沟通。但短短两个月后,柔宇突然向上交所申请撤回IPO,第二次冲击上市也宣告失败。

柔宇曾对外表示解释撤回IPO申请的原因:“由于股东结构存在直接层面“三类股东”等适格性的情况待进一步论证,考虑到公司发展战略,决定暂缓科创板上市申请。”

所谓三类股东,是指契约型私募基金、资产管理计划和信托计划。根据上交所发文,申请科创板上市的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不能属于“三类股东”,同时应按照要求对“三类股东”进行信息披露。

一位曾参与此次上市筹备的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柔宇撤销科创板上市不仅仅是三类股东的原因。“按照此前沟通的口径,三类股东也是没问题的,只要符合信息披露等条件即可。但后来受到蚂蚁事件影响,监管收紧了,操作的空间变小了,只能撤了。”

“监管收紧”指的是,1月31日,证监会、中国证券业协会披露,组织完成了对20家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的抽签工作,本批参与抽签为2021年1月30日前受理的科创板和创业板企业,共计407家,柔宇